《讓子彈飛》里湯師爺臨死前說有兩件事瞞了姜文 到底是哪兩件

《讓子彈飛》湯師爺想告訴張麻子兩件事瞞了他,欲言又止,云山霧罩,讓人摸不著頭腦。其實第一件事是,湯師爺出賣了老二,造成老二慘死,這件事他心中有愧,羞于啟齒,所以跳過去只說了第二件。 第二件事,你還記得那個誰嗎? 湯師爺想說的這個 誰 指花姐,是想告訴張麻子花姐是黃四郎派的奸細,已經策反了老三等兄弟。

張麻子安排老二去山上接應他們,老湯偷聽了,還慌慌張張地跑了,電影里有這個細節,不難推斷老湯出賣了老二,造成老二被假麻子所害,慘死山上。

花姐是黃四郎的人,這很明顯,除老二不好女色不愛錢外,其余幾個小兄弟基本都被花姐各種手段拿下,但花姐是迫于黃四朗淫威才言聽計從,其實很想擺脫黃四朗控制。張麻子的兄弟們雖有了異心但也不想傷害張麻子,只是沒有他那崇高的境界,不想跟他混下去了。這就出現他們幫張麻子打敗黃四朗后與花姐去蒲東發財的結局。這也是湯師爺誤判的一點,所以勸阻張麻子回鵝城,怕他遇害。

 投稿郵箱:chuanbeiol@163.com  詳情請訪問川北在線:

陇南| 诸城| 五指山| 临沂| 邢台| 淮北| 鹰潭| 招远| 荣成| 遵义| 阳江| 仁寿| 泰兴| 石河子| 垦利| 阿坝| 石嘴山| 白沙| 岳阳| 池州| 陇南| 信阳| 定安| 聊城| 铜陵| 昌吉| 沧州| 新疆乌鲁木齐| 运城| 林芝| 烟台| 高密| 博尔塔拉| 迪庆| 楚雄| 葫芦岛| 顺德| 荆州| 大连| 牡丹江| 阜阳| 荆门| 燕郊| 株洲| 青海西宁| 乐山| 铜仁| 庆阳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石狮| 基隆| 贺州| 大兴安岭| 晋江| 吉安| 忻州| 那曲| 香港香港| 东阳| 濮阳| 丹阳| 泉州| 和县| 十堰| 商洛| 凉山| 绵阳| 三门峡| 金坛| 三门峡| 金坛| 枣庄| 威海| 铜川| 宝应县| 眉山| 诸城| 衡水| 运城| 乐山| 温州| 浙江杭州| 瑞安| 衢州| 运城| 定西| 商洛| 海丰| 武安| 清徐| 三沙| 内江| 瓦房店| 浙江杭州| 临沂| 红河| 河南郑州| 诸城| 明港| 和县| 达州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钦州| 江西南昌| 酒泉| 汕头| 鹤岗| 湖州| 葫芦岛| 泸州| 葫芦岛| 毕节| 张北| 安岳| 三沙| 伊犁| 晋中| 阳江| 泗洪| 沭阳| 海门| 荆门| 沭阳| 莆田| 唐山| 玉树| 芜湖| 孝感| 如东| 亳州| 瑞安| 兴安盟| 咸宁| 杞县| 上饶| 阜阳| 黑河| 山西太原| 咸阳| 甘南| 晋城| 东台| 宝应县| 凉山| 扬中| 枣庄| 南充| 岳阳| 鹤壁| 防城港| 郴州| 迁安市| 日土| 邵阳| 兴化| 保定| 十堰| 灌南| 黔西南| 乐清| 燕郊| 山东青岛| 日照| 青海西宁| 玉环| 南京| 文山| 连云港| 新乡| 阳江| 天水| 台州| 鹰潭| 临海| 咸阳| 新乡| 德宏| 毕节| 天长| 神农架| 嘉峪关| 防城港| 延安| 雄安新区| 宁国| 延边| 任丘| 日喀则| 莒县| 宝应县| 雄安新区| 中卫| 德清| 酒泉| 赣州| 清远| 吉林长春| 芜湖| 遵义| 烟台| 邹平| 海拉尔| 攀枝花| 贵州贵阳| 邢台| 石河子| 包头| 湛江| 招远| 新余| 连云港| 黄山| 灌南| 新沂| 广汉| 东阳| 昭通| 四川成都| 温州| 许昌| 锦州| 博罗| 基隆| 铜川| 阿拉尔| 桐乡| 慈溪| 山东青岛| 宝鸡| 内江| 博罗| 四平| 湖州| 赣州| 铜陵| 马鞍山| 六盘水| 喀什| 红河| 包头| 广饶| 铁岭| 常州| 白城| 白城| 呼伦贝尔| 锦州| 包头| 南通| 克孜勒苏| 信阳| 西藏拉萨| 雄安新区| 珠海| 绵阳| 丹阳| 保亭| 瓦房店| 徐州| 晋城| 泰州| 万宁| 张家口| 广汉| 鹤岗| 三亚| 遵义| 和县| 桂林| 东海| 商丘| 南平| 招远| 甘孜| 信阳| 邯郸| 芜湖| 东方| 和田| 廊坊| 安吉| 铁岭| 长葛| 馆陶| 库尔勒| 榆林| 阿拉尔| 靖江| 邹城| 南平| 章丘| 白山| 桓台| 沛县| 乌兰察布| 广元| 伊犁| 果洛| 六盘水| 衢州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