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漠邊的彩色王國摩洛哥 摩洛哥自助游攻略

每想你一次,天下飄落一粒沙,從此形成了撒哈拉。每想你一次,天上就掉下一滴水,于是形成了太平洋。四十多年前,《撒哈拉的故事》給渴望了解世界的讀者帶來了一片新奇、神秘的異域風情,也讓人羨慕三毛的才華與膽識。 作者:王信強

新華社/法新 供圖

三毛因為在《國家地理》雜志上看到一張撒哈拉沙漠的照片,便判定撒哈拉就是自己前世的地方。面對著凄艷寂寥的大沙漠,三毛幾乎不能自已,面對著殘陽如血,“在原本期待著炎熱烈日的心情下,大地化轉為一片詩意的蒼涼”。她迷上了這個地方,并在 1973 年從西班牙馬德里移居到當時的西屬撒哈拉(西班牙殖民)阿尤恩(三毛筆下稱為阿雍),同年在這里與荷西結婚。在阿尤恩居住的日子里,已中斷寫作十年的三毛再次提筆,寫就了《沙漠中的飯店》、《白手成家》、《懸壺濟世》、 《娃娃新娘》、《哭泣的駱駝》等多篇文章,這些都收錄在了《撒哈拉的故事》一書中。

《撒哈拉的故事》中的語言是具有三毛特色的。她的散文語言自然、清新、樸素。她能真實而具體地感受到寫作對象所感受到的一切,對其行為動作進行白描,或用精煉的對話來還原場景,以她細膩、敏銳、準確的感知力,準確把握住寫作對象的特點并注入自己獨特的感受,這樣,三毛的文字就有了一種令讀者忘我而入境的感染力。讀《撒哈拉的故事》,仿佛是在與三毛進行一次心靈對話,好似在聽朋友講述動人的故事、深刻的感悟、時而無羈的快樂,令人如入其境。

毕节| 日喀则| 张掖| 深圳| 巢湖| 乳山| 菏泽| 佛山| 梅州| 随州| 金华| 广州| 肇庆| 昆山| 巢湖| 赣州| 迪庆| 醴陵| 平顶山| 铜川| 博罗| 宁德| 宁夏银川| 曲靖| 苍南| 唐山| 安徽合肥| 三河| 基隆| 柳州| 启东| 南平| 吉安| 张掖| 济南| 宜昌| 乐平| 平潭| 浙江杭州| 汕头| 招远| 琼中| 嘉善| 宜昌| 兴安盟| 澳门澳门| 辽源| 伊犁| 青州| 诸城| 厦门| 德阳| 郴州| 泗阳| 湘西| 海安| 邹城| 朔州| 临沧| 南充| 宜宾| 甘孜| 东方| 台州| 石狮| 澳门澳门| 涿州| 宜春| 垦利| 肇庆| 南安| 铜陵| 铜陵| 山东青岛| 安阳| 果洛| 金华| 宁国| 景德镇| 宝应县| 招远| 楚雄| 澳门澳门| 红河| 迪庆| 长垣| 涿州| 台山| 肥城| 承德| 泸州| 伊春| 双鸭山| 建湖| 瓦房店| 铜川| 东阳| 金昌| 溧阳| 锦州| 克孜勒苏| 海安| 伊春| 五指山| 黔南| 林芝| 潍坊| 枣庄| 章丘| 洛阳| 宝鸡| 昌吉| 广汉| 百色| 海拉尔| 株洲| 阜新| 丽江| 厦门| 定西| 吉林| 吕梁| 宁德| 吉林长春| 揭阳| 酒泉| 中山| 石狮| 巴彦淖尔市| 铁岭| 香港香港| 乌兰察布| 湘潭| 包头| 鄢陵| 晋江| 仙桃| 乌兰察布| 本溪| 漯河| 黑河| 三明| 瓦房店| 莱州| 武安| 大同| 台湾台湾| 濮阳| 阳泉| 攀枝花| 招远| 榆林| 海安| 宜昌| 呼伦贝尔| 塔城| 乐山| 任丘| 天长| 凉山| 石河子| 丹东| 营口| 乐山| 怒江| 深圳| 江门| 巴中| 文昌| 神农架| 玉林| 崇左| 葫芦岛| 福建福州| 毕节| 五家渠| 绵阳| 铜仁| 崇左| 阳江| 宣城| 德阳| 安顺| 陕西西安| 平凉| 娄底| 赵县| 天门| 屯昌| 平潭| 日土| 定州| 大兴安岭| 台中| 娄底| 锡林郭勒| 吉林长春| 巢湖| 海北| 巴彦淖尔市| 六安| 甘南| 辽源| 淮北| 西藏拉萨| 新余| 安岳| 仙桃| 邹平| 莒县| 台北| 张北| 曲靖| 娄底| 江苏苏州| 枣阳| 曲靖| 果洛| 海宁| 垦利| 黔西南| 驻马店| 佛山| 日土| 黄南| 博尔塔拉| 汝州| 绥化| 启东| 启东| 淄博| 吕梁| 乐清| 寿光| 昭通| 湖南长沙| 黄山| 松原| 长治| 牡丹江| 通辽| 平顶山| 喀什| 汕尾| 神木| 荆州| 西双版纳| 齐齐哈尔| 武夷山| 郴州| 诸暨| 和田| 潜江| 黔东南| 东莞| 定州| 荣成| 许昌| 昌吉| 潍坊| 定安| 漯河| 仙桃| 大兴安岭| 常德| 晋江| 雅安| 茂名| 庄河| 项城| 江西南昌| 汉川| 六盘水| 葫芦岛| 靖江| 肥城| 广汉| 泰安| 长兴| 台中| 通辽| 新疆乌鲁木齐| 山东青岛| 荆州| 遵义| 巴彦淖尔市| 洛阳| 塔城| 厦门| 鹤壁| 咸阳| 榆林| 鹤岗| 香港香港| 揭阳| 张掖| 汕尾| 莱州| 安阳| 天门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