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余華并稱 那個叫馬原的漢人回來了

原文標題:馬原:在文壇的局內和局外

馬原是中國當代文學史繞不開的名字,他和余華、格非等人一起被歸納為 先鋒文學五虎將 。時過境遷,作家們做出了各自不同的選擇,馬原的經歷更加傳奇,在商場、學界兜兜轉轉之后,他仍然回到了小說創作

馬原。攝影/中國新聞周刊記者董潔旭

作家馬原要在小說扉頁上寫700遍自己的名字。700本新書堆在旁邊的桌子上,像是一張硬板單人床。這純粹是個體力活。出版社的會議室有些熱,他脫下外套。一個小時過去了,還剩十幾本沒有簽。他有點累了,不小心寫錯了一個字,筆停下來,面露難色,不知該如何續上。 寫了這么久,沒想到自己的東西還有人看,這成了我寫作的一個動力。 他跟周圍的年輕人感慨。

馬原今年65歲了,距離開始寫小說,已經過去了40多年,距離發表處女作,也已經過去了35年。他穿著印有堪薩斯大學松鷹籃球隊標志的衣服,一米八的大個子,沒有了當年濃密的胡須,但仍然像是一位性情溫和的強盜。

終于都簽完名字,馬原舒了一口氣。這位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進入文壇的小說家曾 化身 為自己作品中的一個角色,用一種特別的方式將自己的名字 寫進 小說里,那是先鋒的姿態,對小說的形式進行了開創性的探索。

兴化| 兴化| 广西南宁| 盐城| 单县| 承德| 汕头| 新沂| 白山| 遂宁| 长兴| 绵阳| 吉安| 长兴| 兴安盟| 贵港| 蓬莱| 铁岭| 醴陵| 淮北| 广安| 石狮| 阜阳| 烟台| 阿里| 丹阳| 惠州| 周口| 库尔勒| 信阳| 泰兴| 吐鲁番| 金华| 延边| 昌吉| 鞍山| 寿光| 安庆| 邳州| 濮阳| 贺州| 永州| 开封| 韶关| 金华| 石狮| 朝阳| 凉山| 济源| 济南| 安吉| 邹城| 鹤岗| 保定| 潮州| 嘉峪关| 丽水| 濮阳| 钦州| 义乌| 常德| 东海| 酒泉| 万宁| 宁德| 定西| 中山| 廊坊| 南平| 唐山| 扬州| 宁国| 兴安盟| 浙江杭州| 来宾| 蚌埠| 钦州| 开封| 抚顺| 鞍山| 海西| 河南郑州| 吴忠| 烟台| 吉林长春| 日土| 鹤壁| 忻州| 宝鸡| 陵水| 徐州| 盘锦| 库尔勒| 防城港| 石河子| 渭南| 陵水| 通化| 安阳| 洛阳| 台北| 马鞍山| 宁波| 衢州| 恩施| 绥化| 明港| 延安| 大连| 池州| 新沂| 日喀则| 任丘| 茂名| 岳阳| 通辽| 四川成都| 菏泽| 昭通| 唐山| 淄博| 郴州| 玉林| 无锡| 鹤壁| 秦皇岛| 白城| 兴安盟| 惠州| 建湖| 龙口| 屯昌| 泰兴| 济南| 三亚| 普洱| 湘潭| 崇左| 长兴| 咸阳| 晋中| 湖南长沙| 启东| 常德| 莆田| 文昌| 乌海| 防城港| 金昌| 大理| 大理| 陵水| 济源| 任丘| 中山| 乌海| 武威| 浙江杭州| 玉环| 曹县| 五指山| 诸城| 甘南| 蓬莱| 大兴安岭| 青海西宁| 琼海| 滕州| 赣州| 昆山| 东莞| 眉山| 德清| 山西太原| 新余| 上饶| 大庆| 宿州| 台南| 乌兰察布| 靖江| 伊犁| 仁怀| 雄安新区| 安庆| 茂名| 郴州| 东台| 明港| 宜都| 嘉兴| 鸡西| 台山| 高雄| 大同| 汉川| 赤峰| 厦门| 遵义| 宜春| 枣庄| 靖江| 文昌| 菏泽| 朝阳| 东莞| 安岳| 无锡| 泗洪| 铜仁| 常德| 邵阳| 桂林| 吉安| 中卫| 德州| 咸阳| 甘肃兰州| 吕梁| 衡阳| 鹰潭| 任丘| 滁州| 咸阳| 德清| 西双版纳| 宝应县| 常州| 那曲| 嘉善| 嘉善| 锦州| 锦州| 石狮| 嘉善| 石狮| 江西南昌| 平顶山| 泗阳| 邳州| 泰州| 莱州| 阿坝| 黄冈| 孝感| 德宏| 寿光| 长治| 江西南昌| 黑龙江哈尔滨| 唐山| 河北石家庄| 台南| 石河子| 江苏苏州| 保亭| 桓台| 新余| 宜都| 台湾台湾| 长葛| 永新| 酒泉| 四平| 汕尾| 乌兰察布| 通辽| 铁岭| 宁夏银川| 咸宁| 乌兰察布| 黄南| 铜川| 莱芜| 鹤岗| 安阳| 辽源| 锦州| 白山| 绍兴| 南京| 山西太原| 白银| 清徐| 沧州| 辽阳| 金昌| 邢台| 广安| 伊犁| 南安| 灌南| 任丘| 焦作| 偃师| 临猗| 新乡| 东营| 江门| 文山|